中国时报社论因应异常气候做好减灾工作

中国时报20日社论「因应异常气候做好减灾工作」内容如下:
 
  一场无名的梅雨与西南气流就让全台从北到南陷入水灾中;接下来不到十天,强颱谷超尚未远离,泰利又直扑而来。一场场风灾水害接踵而至,令人不安。 

 「泰利」挟带西南气流的丰沛水气,逐渐向台湾海峡接近,中央气象局已经发布海上陆上颱风警报。昨天下半天,各地雨势开始加大,明后两天是颱风最接近台湾,雨势也最剧烈的时刻,南部山区总雨量最多可能达到一五○○毫米,民众要严防暴雨成灾。 

 上一波西南气流带来暴雨重创中南部,北部则因梅雨锋面来袭,造成双北与桃园地区出现淹水灾情,如今灾区还未复原,超大豪雨又将来袭。气象专家提醒,真正考验还没来,从台湾海峡北上的颱风最不好,中南部山区降雨可能超过上一波,「整个台湾都要很小心」。 

 不论是梅雨、西南气流或者是颱风,本来就是台湾每年都会碰上的,但随着全球暖化问题日益严重,气候异常的影响,造成极为普遍的气象,却一次又一次为台湾带来一次比一次严重的灾害,我们也不禁要问:「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 

 以上一次梅雨带来北部地区淹水事件为例,气象专家早在几小时前就从卫星云图发现,当时梅雨胞的面积相当大,甚至有六个台湾面积大,因此一再提醒相关单位,北部地区可能要防範豪大雨的发生。但在台北,竟还发生万芳抽水站因为技工没有打开排水箱涵,造成文山地区大淹水;在第一高速公路桃园南崁交流道附近,也可能因为高速公路施工,排水受阻而造成淹水情事。类似的事件都说明了,面对风灾雨害,相关部门人为疏失却一而再发生,天灾加上人祸,损失也因此倍增。 

 更让我们不解的是:一个稀鬆平常不过的梅雨,却让投资数千亿北台湾雨水下水道系统与防灾系统无法发挥正常功能,这其中没有人谋不不臧的情事吗?根据台北市雨水下水道设计準则,每小时最大降雨排水能力为七十八毫米左右。但雨水下水道动辄受到垃圾、树叶与泥土的淤塞,实际排水能力往往要大打折扣,加上又少有维修清淤,一雨成河现象几乎是四处可见,这难道不是人祸? 

 此外,一个西南气流亦同时在南部地区造成伤害,而这一个西南气流所挟带的雨量竟然超过一千五百毫米,几乎是台湾过去一年三分之二的降雨量。这种不下雨则已,一下雨则是倾盆大雨,极端气候现象本来是过去几百年才会见一次,现在则是一年可能会见好几次。 

 根据美国CNN的预测,挟带豪大雨的泰利很有可能朝台北而来。由于前一个颱风谷超所带进的西南气流,加上泰利颱风估计会对台湾全岛带来巨大雨量;在西南气流和泰利颱风环流双重影响下,周五前,天天都会有豪雨发生,同时间可能会有海陆豪雨三警报齐发的情况! 

 随着极端气候常态化后,我们显然无法让灾害不再发生,如何与灾害共生才是我们要思考的重点,也是当务之急。这一次泰利颱风来势汹汹,对于莫拉克重灾区与六一○水灾受创地区影响尤大。这些地区应做好防救灾整备工作,必要时要做预防性疏散撤离工作。陆上警报发生后,对于山区、海域、流域等管制灾害敏感地区,民众非必要应勿前往;有些灾害潜势的路段亦应有预警性封闭作为,政府与人民都必须共同做好这一次的防减灾工作。因为会不会有灾害发生,端看我们的防灾工作是不是已经準备好了。